左冷禅

他们是父子,兄弟,师生,知己,死敌,爱人。

朋友送的生日贺图。

CP为建立在《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二设上的哈利×奇洛教授。(里德尔×里德尔?)

这里的哈利是长大了的,就当是多年后他把奇洛教授变回来以后两人的重逢吧。

压这次出世的鬼王是风师青玄

立帖为证

他已经没有法力不是神官,基本上也没有再次飞升希望。换句话说,他已经没有了掺和剧情的力量。但秀秀是不会让那么精彩的一个人物就此沉寂的。

只有他变成下任鬼王,他和剧情,和贺玄之间才能继续纠缠下去。秀秀也又成功的捅了我们一刀子。

如果没有那个哈利将毁灭世界的预言会怎么样

如题,如果没有那个预言,推演一下后面可能的剧情走向。

奇洛教授依然会谋求魔法石。或许就像书里一样,他会忽悠着哈利帮他去拿魔法石。然后哈利会像书里一样拆穿他。接下来哈利被劫持,邓布利多被封印,奇洛教授拿到魔法石。

接下来如果不是预言的强制推动,奇洛教授应该是不会选择杀哈利的。而哈利在那种毫无翻盘希望的情况下也不会不顾一切和奇洛教授拼命。更有可能的是,就像奇洛教授之前所计划的,也像被劫持的哈利所考虑过的,哈利自荐给奇洛教授当一个不是杀人狂的英国代理。奇洛教授发动闪电战征服世界巫师界。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有意思了,这件事之后哈利要如何发动改革,如何与从前的朋友相处。他和奇洛教授之间价值观的矛盾会无法调和,貌合神离相互算计,最终一个人毁灭另一个吗?还是会在共同改革的过程中相互磨合,两个人的价值观向中间靠拢到可以互相容忍呢?

感觉很像另一对ggad了,他们最终的结局会和那对一样吗?接下来的剧情应该会很有意思啊,有人感兴趣吗?

评《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这篇评论转自我的知乎账号
我的知乎回答:如何看待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875965/answer/106807634?utm_source=qq&utm_medium=social

本文的大boss是我见过最棒的反派,我是说,如果说你已经厌倦了那些悲情的,有各种苦衷和童年创伤,怀抱改造世界的伟大理想,比主角更像个伟人的反派的话,这里有个纯粹的坏人。

他有多坏呢?为了避免自己由于思维上的局限性,只去做那些“坏人会做的事”而错过了虽然善良却更有效率的解法,他可以去日行一善,直到自己习惯这种思维模式为止。

如果你理解了他这个行为的本质,应该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说他是我见过最邪恶的人

他极度聪明,极度空虚,能够在英雄和恶魔之间随意切换而毫无压力。他对这个世界完全失望但是毫无动手改造它的意愿。实际上,他空虚到根本没有什么在意的东西。用作者的话说,他就像充斥着强辐射的宇宙真空一样空洞而危险。

他是我见过最邪恶的人,因为他完全没有共情。用邓布利多的话来说,他已经没有任何人性了,不过他了解人性就像了解自己的掌纹。

他的智慧使他强大。他是个完美的戏剧家,能模拟出无数人格,是那类切换人格就像换衣服一样的黑巫师。当他处于什么人格的时候,这就是真实的他,绝非伪装。而不再需要这个人格的时候,他就像扔一件旧衣服一样将其干脆利落的扔掉了。他是主角黑暗的镜像,他们是一棵树上生出的两个枝桠。

说来也是可笑,他完全不在意杀人,但是有一个人他真心不愿意杀,就是主角哈利波特。他曾计划把哈利培养成他无关血缘的继承人,和他一起永远活下去,奈何造化弄人。在大宇宙意志的戏弄下他还是为了拯救世界(!)站到了哈利的对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哈利对他的感情,我只能说,当你见到你灵魂的另一半时,你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就像在沙漠里独行十几年的旅人终于有了一个同伴一样。他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就像蜡像馆里的唯一一个活人,单机游戏里的第二个玩家。

你有生以来从未真的把什么人当做“真人”,你从来不用要求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你从未觉得孤独因为你从来不知道与同类在一起是什么感受。

这时候他出现了。

然后因为不可抗拒的命运,你失去了他。

像是哈利·詹姆斯·波特-伊万斯-维瑞斯这样的人,他本来是不知道什么是孤独的,孤独于他而言就像空气之于飞鸟,海水之于游鱼。他一个人的时候不会觉得孤独,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孤独。直到他遇上那个人。

或许将来他会变得更加成熟,会有其他的朋友和同伴。但是他的某一部分,从此将会一辈子孤独下去,就像失去了弗雷德的乔治。

火山口里,地幔底层,海沟之深,云巅之广,哪怕是到了群星深处那么高,太阳系外那么遥远的地方,他也永远找不回那个人了。

-------------------

注意到有人说不喜欢本文的语言表达,感到冗长啰嗦。我的感觉恰巧相反,本文极其精准而又信息量极大的描述方式是我喜欢它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篇文里没有废话,一个废词都没有,那些繁复的表达里包含着巨量的信息,其中的伏笔俯拾皆是,我在第五六遍重读的时候还能发现许多从前没看懂的细节。其中所有的形容都有其明确目的。许多好的小说被形容为一件艺术品,而这本书我觉得像是一件精密的仪器,复杂的细节以精巧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整本书的语言风格透着一种冷冰冰的精致感。

这部小说本来就不是用来只读一遍的,他值得你用玩密室逃脱游戏的精神去反复搜寻每个角落,并且,最让我喜欢的是,它永远不会告诉你你想多了。

————————大型剧透分割线——————







一切都难以挽回以后哈利问过奇洛教授,难道他想要独自一人永远活下去吗,他就没有想要与之一起永生的人吗?教授什么也没说。

但是从前文看其实是有的。关于魂器的秘密,他早就说过,等你再大一点就告诉你。虽然那时的哈利压根不懂这个承诺的分量,甚至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本来打算把哈利亲手培养成命定的对手,成为他“无关血缘的继承人”,成为充斥着NPC的单机游戏里第二个玩家。可是那种情形下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全部看完以后整理思路,不禁心里发寒,我发现故事的本质其实是这样的。

大宇宙意志需要一个救世主,他以预言沟通世界,让邓布利多作他的手。他用教授的肋骨捏出了哈利,又让教授成为哈利成神之路上的第一块垫脚石,把他们逼到不死不休。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

而所有人的智慧与算计,努力与泪水,爱与恨;邓布利多的,哈利的,奇洛教授自己的,都成为了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你猜教授如果有一日复活,会记得哈利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看HP原著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邓布利多,看同人的时候也是绝对的狮粉蛇黑。尽管在hpmor里邓布利多在我这里只能排到第二,但那是因为奇洛教授/哈利人格集合体对我而言太有魅力,邓布利多并没有问题。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没有黑格兰芬多,本文没有黑格兰芬多,本文没有黑格兰芬多。里面许多主要角色(来自各种学院)一直以像是真正的格兰芬多为荣。而且其实结局除了斯内普放下过去重新来过,教授算是开放式结局,没一个斯莱特林有好下场。

还记得哈利和邓布利多在校长办公室里的第一次会面,彼时一切都还没开始,后面的故事哈利还什么都不知道,但邓布利多其实已经知道了。那段故事里他看起来像个120%的疯子,但回头再读每句话里都是信息,所有的话都是真话,他早已经把整整一年的故事剧透给了哈利,但哈利不懂,我们也不懂。第一次在校长办公室哈利以为邓布利多是疯子。最后一次在校长办公室哈利说邓布利多才是那个从头到尾一直清醒的人,疯的是其他所有人。

本文里面的邓布利多是真正的英雄,他非常不容易,身上背负着千钧之重的压力,承受了所有的痛苦与牺牲。却始终保持一颗善良的心。用哈利最后一章的话来说,他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一直在为正确的理由做正确的事的人。整个故事的大格局也一直是被他掌握在手里。

对那些说本文的哈利自以为是,不像一个小孩子,太过冷酷的人,仔细看会发现故事的前半作者就是以一种调侃的笔触把哈利当成一个小孩子来写的,至少对于哈利和德拉科一起策划阴谋的部分和三军团战的部分,写的就是一群聪明的小孩子学着象大人一样做事,或者说就是高级版的过家家。(虽然EY的小孩子过家家比大多数小说里的大事业大阴谋更聪明更复杂)斯坦福监狱实验是一个分界线,此后故事节奏骤然加快,在战争的压力和惨痛的牺牲下,在一次次对自己愚蠢的反省和愧疚中,哈利才渐渐变得成熟。

书末的哈利只能算是走出了新手村。他的保护者邓布利多被奇洛教授封印了,他的导师奇洛教授被他封印了(算是吧),斯内普改名换姓,马尔福身首异处。 那些曾经的同伴和敌人都离开了(似乎上述四个人都同时扮演过这两个角色)。这里能对所有事负责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了,因此所有事都是他的责任了。

故事的最后,校长和奇洛教授都不在了,刚刚一年级结束的哈利不得不拿起老魔杖,接过校长背负的责任,并把隐形衣送给了赫敏。他说,我再也不能拿自己冒险了。从此赫敏就是新的英雄,而哈利成了故事里那个神秘的老巫师。就在他还不到12岁,拿着老魔杖才能将将使出四年级咒语的时候。

直到最后哈利才知道,他所背负的使命远远大过打败一个伏地魔。或者说,伏地魔不过是为了造就他而生的献祭品,之后他才真正踏上旅途。这条路漫长而艰难,从此他就要一个人走下去。

这个故事,其实在结束时才开始。

世上最难的莫过于选择了,特别是可能处于命运分叉口上的选择。
然而以人力之微弱,欲算命运之浩渺,是没有希望的。未知的信息远远大于已知的,世界线分叉几次,可能性就大到了一个让所有算计全无意义的程度。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选择是否好过其他的,所以你几乎一定会后悔。如果再回到那个时间,我是不是能做更多呢。
余之苦痛,多谋而少决也,至于决而不断,益溺于得失。
世间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当如是也。

2017年6月20日